职场中,有这么一批人。学历不错,能力优良,工作认真,遇事负责,令人不解的是,他们身上有很多限制性的理念,阻碍了他们更近一步。

– 有很强的不配得感,不敢去主动争取在他人看来很正常的权益

– 对权威要么过于顺从要么过于叛逆,很难处理好上下级关系

– 习惯性讨好,不会拒绝

。。。

当我接触的人越来越多,人生阅历越来越丰富,我越明白,一个人在亲密关系、社交关系、自我意识上遇到的困境,大多都是由于人格上的不完整。

而一个人的人格成长,很大程度依赖于童年时期父母的教育。无论是过分忽略或过分在意,都有可能对孩子的一生造成深远的影响。

我身边那些过得好的中年女性,都是和原生家庭自我分化做得比较成功的。特别是那些从糟糕的原生家庭走出来的人,身上都着一股能量,一股生命能量,一种抗争精神——

希望和自己的原生家庭远离,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去获得更好的生活。他们对旧的系统无可留恋,没有退路就一直往前走。

近几年,自从「原生家庭」概念被提出后,对中国父母的责问层出不穷,从热播影视剧,到各大社交平台,讨论愈发热烈。

大多讨论的是原生家庭对亲密关系的影响,而对职业发展影响的剖析却很少,这篇我就来吃个螃蟹,并非把所有的问题都“甩锅”给原生家庭,而是从一个新的视角来解读个人行为,和提供解决思路。

1

上下级关系:权威的困扰

在职场中,健康的上下级关系,就是两个人尊重彼此的差异,妥协一些部分,向对方靠近,互相支持协作。

但很多人,走上了过于顺从或者不断质疑权威的道路,往往结果就是闹得一方受伤害或不欢而散。

做销售的姑娘小云愁云满面的和我谈起她和新上任的经理A之间的矛盾。她心里很清楚她需要对上司表示尊重和合作,可是却没有办法抑制自己的抵制情绪。

“因为我觉得他配不上这个职位,前面走的那位经理B比他能力强多了。我没有办法对他态度好,听从他的安排。”

于是她在工作中处处和这位上司冲,甚至在想主动示好修复关系的时候,都被周围同事提醒,你说话那口气像是在讽刺领导,还不如不说。

表面上看来她是不服气才有这些不理智的举动,但通过更深入的谈话,她才找到了问题的根源。

小云有位非常强势的奶奶,事事都要干涉,在她的成长过程中造成很大的影响,她也是近几年才脱离奶奶的“控制”,期间也经历了很多激烈的冲突。

而这位新上任的经理,毕竟带人的经验有限,也想打造业绩,就会经常来询问小云的工作进度,和前任领导给她许多信任和自由度的管理风格很不一样。

潜意识里,小云把经理A和那位她成长中急于摆脱的奶奶联系到了一起,那些不被信任,不被支持的疼苦记忆时常涌来,她用同样的“叛逆”的态度来应对这位经理了。

是啊,纵观我们的职场上下级关系,很多都是投射了和父母(养育者)的关系

在一个互相尊重,具有建设性的家庭中长大的孩子,会投射出尊重和亲密;在忽视和冷淡的家庭中长大的孩子,会投射出漠然和疏离;在苛责和严厉的家庭中长大的孩子,会投射出惩罚和恐惧。

 

李雯(化名)已经在职场奋战了15年,一线城市高级管理者,手下有30个人的团队。公司很认可她,但由于工作引发了一些心理问题,她已经向公司提出休假。

引发她休假的导火索,是与上司的关系。

李雯的上司A是一位很有能力,敢想敢做的女人,她对李雯很赏识。在这个关系中,她们像闺蜜,像队友,同时又互为照顾者。我照顾你的情绪,而你则给我精神支持。

在这看似牢固的关系中,李雯说她其实一直很累,她想她希望获得的是认可。

“这个认可你曾经还希望从谁的身上获得?”我追问。

“我的妈妈!”李雯脱口而出。然后一阵沉默。

“我自己也学习心理学,我从小到大,妈妈对我的期待很高,总是不满意,我就一直试图取悦。我想在我和上司之间的关系我也做了这些投射。”

早年和父母(养育者)的相处模式,会在我们心中留下持久的烙印。

在大部分的中国家庭中,作为孩子,我们被教导要尊重、有时甚至害怕权威人物。有的人童年时父母长期的责骂,缺少鼓励和培养,慢慢的就养成了不敢大声出气,不敢大声说话,在父母面前唯唯诺诺战战兢兢的。

这种习惯和影响一直伴随着成年后面对工作环境,就是对上级领导,对重要客户,在重要场景下不敢轻易发言表达自己的想法观点,深怕出错被责骂或嘲笑。不得不面对的时候,内心总是煎熬和折磨,久久无法释怀。

虽然早年经历的影响十分顽固,但也并非不能更改。父母对我们而言是最重要的权威,接触最长久,影响最为深刻。如果在我们之后的成长经历中,接触到其他对我们影响深刻的权威,如老师或者领导,而这个权威是相对温柔慈爱的,就会改变我们脑海中对权威的恐惧情感。

不过,很多恐惧权威的人,会回避跟权威接触,或者把一些相对模糊中性的态度,解释成批评嘲笑,因此,恐惧担忧的感受就会一直固化下来,很难去除。

如何和上司建立积极的关系,我在《向上管理》课程中讲了很多,这里提供几点tips:

– 避免防御行为(比如辩解,情绪失控)

– 敢于提出问题,并在被问到时回答问题

– 将恐惧和焦虑与权威的象征分开

– 专注于积极的一面和你们的共同点

– 记得这个人晚上回家后跟你一样,不要对上司有过度期待

– 不要害怕在必要时表现出坚定和自信

2

职场性格

原生家庭的影响,决定了一个人的职场性格。一个人在家庭中的角色,家庭成员的价值观等,会对个体的性格有强烈影响,也会对职场性格产生影响,进而影响择业观和工作决策。

小黄从小生活在母亲包办一切的家庭中,直到上初中,每天穿什么衣服都是母亲来决定的,能和哪些同学来往也由母亲说了算。

等小黄毕业开始工作后,她才意识到,自己做决策时总是很犹豫,很难下定决心。在工作中,领导安排的事情也总是按部就班执行。

三年了,她还是在原来的岗位上,对于以后是要继续在原来的方向上纵向发展还是更换发展航道,她很迷茫,不知如何抉择。

原生家庭对一个人职业性格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尤其是在职场初,个体在家庭中的角色会直接影响职场的角色定位和性格表现。

职场中,人和人的边界感特别重要。但在大部分的中国家庭中,都存在过度缠结,边界感不强。你的也是我的,我的又是你的,好的时候好成一团泥,不好的时候乱成一锅粥,你难受我比你好难受,你疼我比你还疼。

那么过度缠结的家庭中长大的孩子一般在职场中会遇到什么样的困难呢?

首先,在他们自己的家庭就是界限不清,职责不清的状态,他们很难发展起来独立思考和独自解决问题的能力。

那么,在外在上给人的表现,他们遇见问题很难独立自主地解决,多数是等待,推脱,严格意义上来讲就是担不起责任。

同时又太在乎别人的看法和想法,领导同事的一举一动都会成为他情绪的晴雨表,情绪化非常明显。而他们自己的内心感觉又是委屈着自己过度的迎合他人,感觉是因为失去了自我而造成的这个这些问题,风吹草动都成了他职业上的阻碍。

这就是他们心里缺乏界限而造成的,分不清哪些东西是自己的,哪些东西是别人的。

边界感“薄弱”的人,容易对他人的情绪和行为负责,或是期待他人对自己的情绪和行为负责,这些人经常将他人的需求和感受看得比自己更重要,常见的行为,包括:拒绝别人会感到愧疚、被人刻薄对待习惯忍气吞声、一味讨好别人、透过别人的评价定义自己等。

反之,边界感“清晰”的人,会对自己的行为和情绪负责。知道自己什么可以做、什么不能做,也清楚自己能够接受哪些对待,不能够接受哪些对待,既尊重别人,也保护自己。

原生家庭的影响还会体现在职业规划上,社会阶层较低的家庭长大的孩子,在同等的能力之下,比较会优先选择短期能看见经济效益,容易入行的职业,而对那种需要长期积累才能在职业上有所成就的行业不感兴趣。

比如两个学习成绩差不多的法律系大学生,出身于普通工人家庭的,往往会优先考虑去一个大公司做法务,而另一个医生家庭出身的孩子,可能往往先选择去做收入微薄的实习律师。这个方面下次可以在职业规划上再聊。

3

自我重塑

我们不能选择自己的生长环境和父母,那是不是就注定一生职场不顺呢?我在以前的一篇推文中提到,“我身边那些过得好的中年女性,都是和原生家庭自我分化做得比较成功的。”

“分化” ,简言之,就是追求自我,保持亲密。不为保持亲密而放弃自我,也不为追求自我而放弃亲密关系。

– 自我分化在家庭生活中的表现就是,子女有独立见解,父母的建议可以听,但是不会完全照着做;

 

– 在职场中的表现就是员工有自己的独立意识(前提是有独立完成工作的能力),领导的建议可以听,但不会僵硬执行,他们会根据实际情况对方案进行调整,弹性管理预期,从而实现双方都满意的结果。

 

分化不良的结果是,我被你的意见左右,我不能做自己,所以我怨恨你,将责任推给你。但如果完全违背你,我又怕失去和你的关系。又或者,我是强势的一方,干预你的选择。

身边不少朋友,已经移居海外多年,也有了自己的家庭,形成了物理上的分化,可是心理上,还是处处受到父母的影响(特指负面影响),对自己的人生选择和情绪都有很大的波动。

不可否认的是,失望常常来自于过大的期望。

 

父母也只是个普通人,也是从不完美的家庭中长大,也要经历自己人生的高峰和低谷。就像《请回答1988》中,德善父亲的坦言:“爸爸,也是头一回当爸爸。

 

在工作中,我们升级打怪的过程,也是打破自我、重构新我的过程。原生家庭带来的性格影响,不断被筛选。如果有需要修正调整的部分,可以给自己设定改变的目标。

在新的目标下,不断尝试调整,给自己设定新的行为方式,适应新角色,建立自我新版本。

 

个体成长的过程,也是逐渐远离原生家庭的过程。我们倾尽一生,走在探寻自己、重塑自我的路上。

 

建立自我新版本,要颠覆原来的思维方式,学习新的思维方法,提升自我认知水平。

 

在自我更新的过程中,如果找不到出口,可以适当寻求外部援助,比如通过职业规划咨询等方式,帮助自己拨开云雾,理清思路。

 

原生家庭是职场性格的起点,但不是终点。

 

课程推荐

#家族系统排列 “属于你的还给你,属于我的我自己留着”🫂

听到这句话时,无论是带着疑问,困扰,还是无奈的学员,都会转化成释怀🤗
在这神奇的场域里🏢导师带领学员进行了许多的个案,通过其他学员的表现,当事人得以了解自己真正的想法,也知道了自己的困扰该如何解决。

参加家族系统排列,真的只需要家族中的1️⃣个人就能进行,因为在排列的过程中,你会感觉到其中的奥秘:你并不是当事人,可是你却在成为当事人那个角色时,感受到了当事人的感觉。

而在个案结束后,会让人有一种找回自己力量的感觉🥰因为在个案进行的过程中,你已经把不属于自己的力量还给了别人,剩下的则是真正属于自己的力量。

在这个课程中,Annie导师的一句话也让我十分认同:
“无论是伴侣还是家人,给予和接受都必须平衡”⚖️
我认为这句话说的很有道理,因为只有双向给予和接受,才能得到长久且良好的关系。长时间只有一方付出的话,只会让他感到疲惫,久而久之这段关系也不会长久。
所以,要是你也有困扰,或者是你认为自己好像被什么困住了,不妨来家族系统排列,也许一切都会迎刃而解🥰

如果你对家族系统排列感兴趣,

此工作坊以 #家族系统排列 为主,Annie导师拥有德国Dr.Bertold Ulsamar授证家族系统排列导师资格。 超过20年实践及多年教授NLP的经验,10年的辅导义工,20年的个人与团体辅导经历,善于整合应用不同学派的个人与团体治疗手法。

本工作坊公开于任何关于家庭, 个人议题, 人际关系,工作及疾病等问题。
欢迎咨询~

🔗课程详情:https://bit.ly/3DiBUHA
📲Whatsapp:https://afamilyconstellation.wasap.my

声明:本站发布仅供学习参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尊重原创,人人有责。 本网站文章的内容,文章的准确性、可靠性、完整性或立场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由于立即发布操作,我们无法实时监控所有文章。 如有侵权,请随时与我们联系 emr@emr.my 以进行删除。
为了改善您在我们的网站浏览体验,请允许我们运用 cook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