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胎——海灵格《洞见孩子的灵魂》个案分享

海灵格:还有谁有督导的案例?你有什么议题?

看护者:在过去半年里,我一直在照顾一个家庭,是一个有三个小孩的很年轻的家庭。孩子的父母双方都是在育幼院长大。他们所生最大的孩子曾经在寄养家庭待过短暂时间。

这个家庭里的气氛非常紧张,有巨大的压力,所以孩子的行为表现就像训练过的动物。父亲回家的时候,连他们家的狗都闪开。

海灵格:父母双方有过其他的关系吗?

看护者:没有,他们很年轻就在一起,另外还有许多关于有些孩子被送人,但是父亲并不知情的故事……。

海灵格:不、不、不,我还是同样的问题:他们之前有过其他关系吗?

看护者:没有,我们不知道。

海灵格:很明显,这个男人必须代表女人家庭里的某个人。

看护者:也许是她的哥哥,他进了监狱。女人的母亲结过五次婚,后来还有两个以上的伴侣。她前两次婚姻的孩子被带走、收养。女人的母亲有两个孩子,其中一个就是这个女人,另一个是因为吸毒而进监狱的哥哥。然后还有一个孩子来自后来另一个……

海灵格对团体说:她没有说到的是谁?

看护者:两个人的父亲。

海灵格:正是,他是很重要的一个人。任何没有被提到的事,都是重要的事。这些讯息对我来说够了。现在我们开始排列:父亲,母亲,还有三个孩子,一条狗,因为这条狗也是一个代表,这是当然的。

女人的代表,双手紧紧压住耳朵。最小的孩子倒下来,躺在地上。海灵格选出女人父亲的代表,把他排在女人面前。她还是捂着耳朵,然后转过身,离开场中心几步。海灵格选出女人母亲的代表,把她排在女人父亲的旁边。

海灵格对女人说:转过身去,睁开眼睛。

她还是用双手紧紧的捂着头。

海灵格对看护者说:看这个反应,一定曾经发生过可怕的事。

海灵格对女人说:你看到什么?

女人:我的头,被打,头碎了。

海灵格选出一个女性代表,让她躺在女人和她的父母中间。女人仍然双手捂着头。然后她往后退,她的母亲走向她。女人从母亲身边逃跑,母亲追着她。当这个女人经过她的丈夫身边,他抓住她的胳膊,紧紧的抱着她。

海灵格对女人的母亲说:看着地面,看着地面,看着这个躺着的死去的女人。

女人的母亲转身走向死去的女人,然后她跪下来,抚摸她。过了一会儿,女人把手从头上放了下来。她靠向她的丈夫,他们拥抱在一起。

海灵格稍后对第一个孩子啊说:你有什么事?

第一个孩子:我想要离开,我想要离开这里,我不想看那儿。我想要倒下,又想努力坚持下去,我想要脱身。

海灵格对看护者:这个家庭里有谋杀案,我们可以从第三个孩子跌落在地上的反应看出来,问题只是谋杀发生在哪里?

看护者:我只知道在她之前还有一个流产的孩子,其他的我一概不知。

海灵格:我在这里停下来,就在这个地方打住,感谢所有的代表。

海灵格:狗感觉怎么样?

狗代表:我和主人的感觉一样。

海灵格对团体说:所以,关于排列的进行方式,我曾停下两次,没有尝试去做进一步的调查。这就是适合的步骤。只要没有进一步的移动,就停下来。停止是一种疗愈的方法。我们承认那些为我们而设的界限。通常我们在能量的顶点停下来,然后有东西开始在灵魂里移动。

我们必须信任这点。我们收到了一个关于头部的很重要的讯息片段,有个跟某人的头部有关的事物。我会很认真的看待这件事物。然后我们静观其变。有些东西已经开始动作,这对于开始来说应足够。

对看护者说:我越来越敬仰你所从事的工作了。

提出这个案例的看护者:我还有一个很短的问题。这个父亲很有攻击性,言语的攻击。这件事和这里发生的事情有关吗?还是和他自己的原生家庭有关?因为他发现自己总是和人闹翻,搞砸所有的事物,他担心他可能会杀人,然后被迫不停的逃亡。

海灵格:他当然也有一些特别的状况。但他是比较平静的一个。可是他必须注意在伴侣关系里的奇怪现象,有人可能会去承担另一个人的重担。这个有时候可能极端到伴侣中的一个人会代替另一个人自杀。

我们在这里必须要很小心。对我来说有一点是很清楚的,我们要从母亲开始。很多时候,是要从另一个方向来入手。你想要从父亲开始,但在此却要从另一个方向开始。

看护者:我还有一个关于系统排列的问题。对于个案的家庭想要知道排列揭示了什么,我该怎么处理呢?他们没有来,但肯定会问问题。我们该如何处理这个情况呢?

海灵格:确切地告诉他们这里发生的一切,并且不要有任何评论。一个孩子倒下,一个转身走开,一个捧着她的头,就是这样。只告诉他们发生的事,没有进一步的问题,然后静观其变。

看护者:没有任何评论吗?

海灵格:没有评论,这是非常重要的,只说发生的事。

看护者:我有个关于堕胎的后果的问题,这也是因为我在怀孕冲突心理咨询领域工作。或者堕胎时期会使结果有所不同吗?我听到有人问:是什么时候堕胎的?

海灵格:如果是一个后期的堕胎,那就和谋杀的经历一样。如果是前期堕胎,那么并非总是等同谋杀。有些时候经历有所不同,但有些奇怪的连结。

我曾在俄罗斯的莫斯科有个课程,有一对夫妇说他们生不出孩子,他们想要有孩子,问我是否能够帮助他们。

我看着这个女人,她看上去很开心,我告诉她,她明显并不想要孩子。我问她:她的原生家庭有什么问题,然后她变得很严肃。

她的母亲有八次堕胎。然后我选出八个代表坐在地上,她坐在他们旁边。她在那里感觉很好。然后我让他们都站起来,让所有被堕胎的孩子都站在她的身后。我把她的丈夫排在她身边,还有他们未来孩子的代表站在他们的前面。

非常明显,她从她被堕胎的兄弟姐妹那里,获得勇气和力量,想要拥有自己的孩子。因此所有这些被堕胎的孩子都归属于家庭。

另一个例子,在意大利维洛那的一个课程里,一个女人说她害怕她的孩子可能会死。我排了她,她的丈夫和她的两个孩子,在他们面前排一个代表死亡的男人。

这个男人立刻跌在地上,坐在那里。这不是死亡会做的事。很显然这个男人是代表一个孩子。然后我问这个女人:在她母亲的家庭里发生了什么事,她说她母亲有过九次堕胎,她还以此夸耀。

我们排了九个被堕胎的孩子,把他们的母亲排在他们的身后。很快,这个母亲开始痛哭,并坐在被堕胎的孩子们身边。很明显,这个女人恐惧的是她母亲的死亡。从这里我们便可以为她找到一个解决方案。

堕胎会在人的灵魂里留下深深的痕迹,非常深的痕迹。通常这是被人否认的,总是有着很合情理的理由去否认,可是灵魂不听这些理由。我们说,有时候堕胎就像一种避孕法,比如在日本就是这样。可是体验仍然就像我们在这里看到的一样,没有区别。堕胎在灵魂的经历里是一种深切的干扰。

被堕胎的孩子归属于这个家庭,他们的体验也是这样。如果这一切都被揭开,并且孩子也被包含在家庭里,就会有一个非常有益的作用。

课程推荐

我意识到原生家庭有创伤和痛苦,是好是坏?
🔻 无法告人、无人理解的童年阴影和心灵创伤
🔻 注定无法消解被家人、亲友背叛/出卖的不甘和愤怒?
🔻 希望消除家庭成员或朋友之间隔阂的人
🔻 心灵困苦:失落、疏离、轻生念头、莫名的情绪等
🔻 家庭丑闻:酒瘾,毒瘾,家暴,送养,外遇,重男轻女
🔻 个人非常艰难的情况:如无原因的情绪困扰,家庭悲剧, 不信任感,忧郁,没自信,不被爱
 
出生在什么原生家庭,这是我们无法选择的。
对自己生命最大的漠视不是厌恶和拒绝它,而是根本看不见它!
就因为我糟糕的原生家庭,我的人生就因此而被贴上永世不得翻身的标签?
 
答案是否定的。❌
 
我们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去摆脱原生家庭的伤痛和累赘,从而成为自己喜爱的那个自己。这必将是你的出口。🎊
 
💗你将获得💗
🔶 放下偏执与焦虑,不做 “加害者”或“施害者”。
🔶 提高伴侣情商,找到和家人自在相处的模式,改善之间的关系。
🔶 扭转负面家庭局面,重获自尊与自信和强大内心,告别冷战和争吵。
🔶找到您内心的答案
 
Annie导师拥有德国Dr.Bertold Ulsamar授证家族系统排列导师资格。 超过20年实践及多年教授NLP的经验,10年的辅导义工,20年的个人与团体辅导经历,善于整合应用不同学派的个人与团体治疗手法。
 
本工作坊公开于任何关于家庭, 个人议题, 人际关系,工作及疾病等问题。
 
 
📞欢迎来电或whatsapp询问:+6019-345 2255
📲 电话预约课程咨询: https://bit.ly/appointmentenquiry
声明:本站发布仅供学习参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尊重原创,人人有责。 本网站文章的内容,文章的准确性、可靠性、完整性或立场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由于立即发布操作,我们无法实时监控所有文章。 如有侵权,请随时与我们联系 emr@emr.my 以进行删除。
为了改善您在我们的网站浏览体验,请允许我们运用 cookies。